LINKING7有时候会404NotFound

与君一战,三生有幸。

【盗墓笔记衍生】白费力 第七章

第七章 场景还原——神庙入口 


因为蛇血苏醒过来的虫子越来越不安分,那石盘又抖了一下,打断了吴三省的思路,他示意黑眼镜自便。

眼前这东西的价值极高,有价无市,让黑眼镜买,他是无论如何买不起的。

黑眼镜一看那石头的材质就知道,这块虫盘年份高得离谱,里面肯定孕育出了一只真正的“石胆”,虫盘里其他的幼虫,也已经都被这一只最大的吃掉了。

养虫盘如养蛊,现在会这种技艺的人早没有了,找一块就少一块,吃一只就少一只,等都吃完了,黑眼镜的命也就到头了。

可悲的是,疗效不是靠虫子本身的威力。就算这只石胆武力值到顶,已经修成精了,对黑眼镜来说,也还是只有一份的量。

真正发挥作用的,还是包裹陨玉的这种特殊的“石头”。

石胆和这种石头都是陨玉的副产品,有陨玉的地方就有机会找到。陨玉、伴生的几种微生物和植物、几类节肢动物、几种爬行动物……这些孤岛物种自身构成了一个特殊的循环链,看到其中一个,就能知道其他几种的存在,而它们离开任何一个种类,都无法长久“存在”。

不存在不代表不能存活。奇妙的是这种圈子不同于密闭的生物圈,和深海的地下生物圈尤为不同,脱离出去的生物不仅能够成功活下去,还都成为了它所入侵的圈子里的顶层物种,继续进化。

很多人知道这个系统,它由于自身的特殊性,看起来并不需要阳光参与,又诞生出了好像可以永远存在的生命形式,但这只是假象罢了。

有的人利用它们做出了一个绵延几千年的骗局,最初的骗局像肿瘤细胞扩散一样,使得更多骗局接连产生,以至于就算入局的人看透了一个真相,故事的全貌和未来发展,也还是一片迷雾。

骗局也像是自己活了过来一样,而它存在的基础,却是生命形式的存在本身。

存在本身,确实是真实的,也是唯一真实的了。

黑眼镜是少有的并不关心这件事,却不得不牵涉其中的人。他不再感慨于吴三省的取舍和牺牲,从背后抽出黑金古刀,准备在虫盘上做一个切口,把那只虫子弄出来。

吴三省看着他小心翼翼的动作,道:“你和这把刀还算是有缘分。你从土里带出来,到了那么厉害的一个人手里,现在又回到了你这。”

“我还会还给他的,售后服务很重要。”

吴三省想到自己的侄子,摇头道:“陨铁和陨玉关系不一般,你还是把刀留在外面,等撤离的时候若还有余裕,再带上吧。”

石膜被敲破,里面露出来一只半只手掌大小的白色虫子,有很多细小的足和一对螯。石胆又叫石虾子,它的外形确实长得跟虾很像,如果仔细观察,会发现这东西和那种尸蹩长得也有几分相似,味道当然不怎么样,但黑眼镜显然是一个能把虫子吃出醉虾感的人。

吴三省并不关心黑眼镜如何吃药,转过去一只一只查看水中的笼子,失望地发现都是空的。那种蛇果然太聪明了,看到同伴被抓,其他的便都不再轻举妄动。阿宁的诱饵确实只能使用一次。

“三爷是说,这种口信?”黑眼镜把壳也吞了下去,才指着水潭问,“你说的话要我传达给吴邪?”

吴三省却摇摇头,重新整理自己的思路,过了一会说:“我说了什么并不是最重要的。”

这附近都是小蛇,年龄太小,几乎空白,不带什么有用的信息,只能当人蛇祀‘开门’的祭品用一用。我要给吴邪的必须是后手中的后手,最好是让他今后都能死心放弃的警告,虽然可能适得其反——但这是我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了。

吴三省如果还有机会,会把这些都告诉黑眼镜,但没有时间了,而且隔墙有耳。那些伙计中还有多少人深藏不露,他根本没有精力看透,也没有时间一一交代清楚。

黑眼镜观察天色,天快黑了。

“没时间了。”吴三省道,“跟我之前说的一样,我们进去之后,应该能在路上找到一些瓦罐,考古队上一次进入神庙,开采了一部分,但是没有机会拿出来,找一只罐子里的鸡冠蛇,带出去给吴邪。”

“可是这种蛇——”

黑眼镜音未落,两个人都是一愣。水潭尽头井口处竟然传来了幽幽的人声,仿佛女人的受伤呻吟,虽然低,却很清晰。

吴三省眉头紧皱,似乎又听到了一声,便直接往那边走去。黑眼镜觉得不对,心知肯定拦不住,也只能跟上,路过阿宁尸体的时候,他还是停了一下,替她合上眼睛。

在这里命不由己,他也没有什么资格去可怜这个女人,也许很快他们都要死了。


扎营的地方正在井口附近,那边的伙计听得比吴三省更加清楚,早按耐不住抬枪站了起来,却不敢直接去追。吴三省几步跨过他们,往水潭的另一个尽头走去,眼看就要自己踩进水里。

“三爷,怎么回事?”

“那边好像有人声?”

“那女的不是刚死了?难道……”

“怕个屁,女鬼老子也能干死她……”

“都给老子闭嘴。”吴三省道,拿望远镜开始仔细地观察声音来的方向。

剩下的伙计有至少一半都是拖把的势力,其中有几个耳力极好,开始跟身边人复述刚刚的情况。几股人都不动声色地寻找着自己真正的同伴,这是一只人心不齐的队伍,隐患太多,还没等出事,已经一盘散沙。

井道附近不知何时起了雾气,几个小时前还被雨水完全淹没的地方,现在露出了雕刻的兽头,黝黑的嘴显得非常突兀。

吴三省没有心思关注身后大群人,他接过伙计手里的矿灯,仔细去照水潭四周的井口,忽然不能确定自己情报的准确性了。

如果机关上次就已经被破坏了,还能用文锦笔记里记录的办法打开入口的闸门吗?又或者说,文锦已经又把它打开了?

是她吗?

她是不是不希望我杀这么多人,又不能确定是不是我本人,所以在试探我?吴三省暗暗问着自己。

太阳的光线逐渐消失了,树木的顶端只能看到蒙蒙的亮光。

“三爷,这是不是水聚天心啊。”有个伙计道,“你看这水,跟下午的时候不一样了,咱们以为是死水才起瘴气,其实不是呢!是不是下面都是通连的?这是有大宝贝的风水眼啊……”

黑眼镜嘿嘿一笑,使劲摇头:“水聚天心是说活人宅,照你这意思,西王母她老人家还在里头活着,偶尔还得出来洗洗脚?”

这人只是想煽动吴三省进一步行动,并不真的懂藏风聚水的论调。但他还是说对了,只是这里并非真正的聚水,只能算明水暗去。

多条活水引入水潭,却只有一个暗道排到地下暗河——就是进入神庙的入口,需要大量人牺牲才能打开的入口。

“我们过去看看,招子都放亮点。”吴三省终于下了这一道命令,比他自己原本的打算早了好几个小时。

遇上文锦的事,他便不是那么冷静了。

黑眼镜暗自叹道:人情债真的是很麻烦。



评论(3)

热度(23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