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INKING7有时候会404NotFound

与君一战,三生有幸。

【盗墓笔记衍生】白费力 第九十二章 吴邪的记录——脑袋有洞

第九十二章 吴邪的记录——脑袋有洞


篝火瞬间被灭掉,我暗道闷油瓶也太利索了,这身手不偷情浪费,一抬头发现人家裤子都快拉好了,我却还光着,一时气结。好在他也没那么不识时务,兜头给我扔了一条毯子。
“妈的,你到底是人是鬼?”手电光那边的人大叫道,显然我这边的火光一灭,他反而不敢再往前探了。
我们之间纵向落差有接近十米,横向距离大概有小一百米,那人似乎是站在一个山洞的出口上。
隐约传来咔哒一声,就听那人又喊:“是人吭一声!不说话老子开枪了!”
声音很清亮,还是少年的声音,我心里一动,怎么好像是杨好?
这是黎簇那小鬼的一个朋友,我为了巩固自己对黎簇的控制,特别放了饵去引来的闲棋之二。当初找杨好,只是为了保证黎簇小队的人够分成两组,等到主岔路的时候,至少有一边的人会探索到地宫档案室。
想不到会出现这样的角色,小花和胖子到底在搞什么?带这么一号过来,难道说,那两个小崽子也过来了?
闷油瓶看我还不答话,碰碰我,亮出手里的半块石头。我忙按住他的手道,我认识的,青头一个,不敢盲射。
杨好又嚎了一遍,声音打颤,手电的光哆嗦得够呛。他应该是冲着刚才我们的火光过来的,按说很明显能确定是人才对。难道火光下看别人搞基特别恐怖?他怎么这么害怕?
衣服穿完我才摔亮了一只冷光棒,边往前走边道:“杨好,别抖了,不是人的话你早挂了。”
杨好吼:“谁在说话!把脸亮出来!”
这小孩挺有趣,明明吓得要死却就是不跑,光举着手电抖筛子,不知道在顾忌什么。
我拧开身边的手电,往自己脸上打了点光。
“你是吴……”杨好瞪大了眼睛,“你没死?”
我心想怎么每次他们见我都是这句话,一时懒得回答,闷油瓶甩了条钩绳到杨好的脚下,示意他固定下那端。
杨好看到我身边的闷油瓶,嘴长得更大了,愣着看了我们好一会,才磨磨蹭蹭地把钩子卡到石洞里,找了个固定点。
我又走进了点才道:“一时半会还舍不得死。他们人都在哪?你怎么一个人在这?”
杨好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们的位置,我动了动发现他还在看闷油瓶,挥挥手挡住他的视线,道:“我是他经纪人,有什么事先跟我说?”
杨好结巴道:“你,你,他……刚才我明明看见个双头多手的怪物……”
我咳嗽了一声,攀住长绳子爬了上去。
这一段无法帅气地表演出场,真是腰酸背痛,差点叫出来,能上得去就很不错了,我心里暗骂,一定得找机会洗澡。
不过杨好的注意力完全不在我身上,还跟看鬼一样看闷油瓶,我真感到有些奇怪了,他们根本不认识,杨好顶多见过闷油瓶的照片。
杨好身上没伤,衣服有些脏,就算是和大部队走散了,也不是在很危急的情况下走散的。我顺手别过他的枪,这小子没有反抗就交了出来,继续发愣。
我打了个响指,问:“回魂了,你到底怎么回事?”
杨好大叫一声,猛指着闷油瓶道:“啊!我想起来了!是你!你是通缉令上那个人!”
我慢慢把他的手指头掰了起来:“大人没教育过你不要随便指人吗?什么通缉令?”
杨好疼得呲牙咧嘴,我松开他的手指头,安抚了一下他的板寸脑袋,让他慢慢说。
“霍道夫发的通缉令,就是霍家一个外家的,我暂时给他做小弟——他说找到这个人,给两千万!”杨好看了看闷油瓶,又看了看我,“我就是跟着霍道夫进来的,本来我们是在跟踪一个姓解的小白脸,进来之后不知道怎么人就追不见了。”
“说下去。”我捏了捏眉头,北京的斗争居然还没有结束,这已经快第三个月了,小花和秀秀是不是遇上了别的麻烦?
杨好道:“里面太他妈诡异了,指南针全都不准,我们稀里糊涂走到一个空墓室,不知道是不是踩了什么机关,整个地板就被抽走了,我们连人带装备全滚到了底下的坑里,摸黑走了好一段,然后就碰上了一群叫‘雪毛子’的东西,我胆子小,他们干上的时候我就跑了。”
我道:“你们有人把虫香玉点了,你没受伤?”雪蚰蜒见人就钻,是它们的生殖本能,掉进虫窝里的人不可能全身而退,杨好几乎没受伤。
杨好就支支吾吾道:“这个,进山之前,万万塞给我一个针管。”
杨好说的是苏万,黎簇另一个朋友。苏万脑子比黎簇好很多,而且汪家人从来没有监视过他,所以我曾把引人进古潼京的钥匙寄给了他一份。
我有些奇怪,苏万怎么会在霍道夫的队伍里?
我问他详细经过,杨好突然就坐地大哭了起来,道:“老大,你得救黎簇啊!我和苏万,我们都没办法啊!快一年了,谁都没有黎簇的消息,我一看霍道夫弄来的照片里有黎簇,赶紧偷偷叫了苏万一起来,谁知道一进山他就和我们走散了……”
我听不得小孩哭,马上头疼欲裂,脸上却不能表现出来,闷油瓶忽然按住了我的肩膀,道:“他说谎。”
我心道我也看出来他说谎,前言不搭后语,可是比起被骗来,小孩哭叫我更头疼一些。
我摸出兜里最后半根烟,递给杨好,道:“杨子,我不关心‘你’具体遭遇了什么,归根到底,是我让你们进了沙漠的错,这半根烟先算我的致歉,出去之后你可以随便提一个我能满足的条件作为补偿。我耐性没有以前好了,你严肃一点,别编了。”
杨好下意识地接过烟来,显然也是老烟枪,我正要说我没火,他猛地从左边甩出一根甩棍。我虽然预防到他可能偷袭,还是差点挨着一下,身子一侧去扣他的脉门,还没使劲他就提前嚎叫起来,左手的棍子脱手而飞。
不用说,闷油瓶那块石头终于还是砸了出去,正中杨好手腕。那个部位眼看就红肿了起来,我很清楚闷油瓶留了力,不然就不是肿的问题了。
杨好没见过闷油瓶这个段位的高手,确实很难对他的实力有准确的预估,错以为自己有先机。
杨好明显吃痛,眼睛里却一点泪水都没有,只有些漠然地看着我道:“你们都一样,不把人当人,我只是想拿钱回家,我不想混了,有错吗?为什么你们都要逼我?”
我把烟塞回他嘴里,打火机只能从杨好身上摸一个能用的。
点上火,我道:“我和那个霍道夫不一样,我从不逼任何人,看你一时半会也冷静不下来,不如我来讲个故事,如果说得对,你就听我的,别跟着他了。先说一句给你定心的话吧,我既然有办法让你的人生偏离正轨,肯定也有办法把你弄回去。”
杨好的眼睛亮了一下,狐疑地看着。
我笑了笑,检查了下他身上剩下的弹夹,还有那把显然是改装黑枪的FAL,心中有数。
“故事开始,你跟着霍家那个二世祖,基本没有捞到过什么好处,那傻逼有钱,没太有脑子,霍家本家那两个少爷总找你们麻烦,你们名不正言不顺,干混了小半年无所事事,忽然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解雨臣还没死的信息。你的老大狂喜,以为可以立功扶正了,所以按住了信息开始自己追踪,却发现解雨臣的行踪特别飘忽,最后推理一番得知他的目的地是长白山,就赶紧弄了相应的装备来雪山蹲点,果然等到了他,没想到继续跟踪了没多久,可能刚过雪线?你们的人就中招了,全部失散。只有你一个被忽然冒出来的苏万救了,他还给了你一支救命的血清,也许还给了你一些解释,但是你被人耍了太多次,肯定不会相信苏万说的话,就趁机把他打晕自己跑了出来。”
我闻了闻杨好汗液的味道,继续道:“你不认路,所以只能顺着直线逃跑,之后你看见了篝火的光,以为是霍道夫的人,这一切应该发生在一个小时之内,你身上麒麟血的味道很淡了。”
杨好脸上的表情从漠然到不屑最后到震惊:“吴老大,我现在有点信他们的话了,你不是人,你是鬼。”
这话很有意思,我点点头道:“对某些人来说,我是鬼的话比较好接受一些。”
我的结论其实并不难得出。杨好出现在这里,说明有我这边的自己人带他走了很长一段,这世上除了那个来历不明的顺子,就只有胖子知道进天宫最短路径的确切入口。
小花自己在北京的事情还没弄利索,和我碰头的时间却到了,他是个鬼精的人,肯定会找个掩护置办装备,霍道夫人傻钱多的,最适合当冤大头。小花大概一直易容潜伏在他的队伍里,进了山就顺了装备走人,再找机会和胖子汇合。
“只有一项我想不明白,你说黎簇在什么的照片里?”我问。
如果汪小洋的那票人靠谱,黎簇和苏万应该都没机会出现在我的后续计划里了,现在情况有变,一定发生了我没想到的事情。
杨好抽完烟再开口,声音就平静多了。他告诉我说,他在沙漠和黎簇闹了点小矛盾,害的黎簇脑袋上开了个洞,之后他们就分开了,他好不容易从霍道夫手里混了条命,到处打听都没有任何黎簇的消息,直到他看到了霍道夫手下送来的一张照片。
黎簇坐在轮椅里,梁湾推着他,两人后面是攻击过霍道夫他们的黑衣人,显得非常恭敬。
霍道夫看见照片当场就炸了,说冤家路窄,竟然投敌了,抓住杨逼问了一通,弄得杨好非常憋屈。
我心道不是投敌,汪家只是彻底分裂了,梁湾带着相当尊贵的身份回家,估计能混着当个花瓶董事什么的。
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还要进长白山,分裂的原因本来就是那两派的态度不同,务实的那一派无利不动,不会为了祖宗的规矩做赔钱买卖,探索终极的计划若没有钱捞,肯定不会继续。
我问:“是不是有消息说云顶天宫有肥斗?”
杨好摇摇头,道:“我有个感觉,也许进山是鸭梨的主意。挨了一枪,他这里也许不太正常了。”
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,突然好像回忆起了十分可怕的景象。
“对了,那张照片里,他完全变了个人,不,是完全不像个人!”



(y)

评论(18)

热度(247)